第二十章训练赛日记「第二十章训练赛日」

“今天听说兰帆要跟建开打训练赛了吧。”为期十天的军训已经结束,再加上是兰帆的篮球队进行的训练赛,自然是更受兰帆中学学生的期待。

“听说今年高一新生中有才时代的两名主将,而且还有高山中学的得分王。”

“哦,我知道你说的那个,高山的李佳航,你没看好多女生已经去抢占位置了嘛,多半是因为他,据说他还抢了才时代天才得分后卫邹伯一的首发位置呢。咱们也赶快去吧,一会儿都占不到好位置了就。”

场馆内在建开中学的球员还没有到的时候,兰帆的体育馆就已经坐满了来观看比赛的学生。男生大多数来看谁是廊坊第一篮球中学,而女生基本大多数是来看李佳航的。其中就有一大片位置被李佳航的应援团占领。

而建开中学的入场,身为主场球迷,兰帆中学的学生作为主人公应有的待客之道,报以热烈的掌声。可能很久没有打比赛的缘故,看到这么多的观众,建开中学随队的一些新生在热身的过程中就显得有些紧张。

“伯一啊,我怎么听说你这次可不是首发啊!”一个身高185左右,眉宇间英气逼人,被晒黑的皮肤也掩盖不住右眼下的泪痣。

“严浩!你是打激素了吗,怎么涨了这么高,得涨了有10公分了吧!”邹伯一惊叹,他当初开玩笑说严队长如果有了180以上的身高,别说进大联盟了,前十顺位都是没跑的。但是没想到现在严队长一个暑假就窜了10公分。

“你这变态可别说了,我本以为这暑假窜的身高可以跟你差不多高了呢,结果跟你还是差着一截呢,再瞅瞅你那胳膊,是一个正常人长出的长度吗?”玩笑开得差不多,严浩绷起了脸,“这次知道了你没有首发,谢忠宇主动放弃了首发的机会,而且要主盯你,你可要小心哦,他可是卯着劲要死防你哟。”

“也说不准是实力进不去首发吧,哈哈。”邱伟无心的调侃,没想到已经转身准备离开的严浩又转回过身,走到邱伟面前,仰头看着邱伟,虽然身高差了接近三十公分,但是严浩的气场却让邱伟额头开始冒汗,即使是与往常一样眯着的双眼,也透露出一丝慌张。

“大个子,有些话要交手以后才好说。”很明显,严浩是想说一些狠话的,但是撇了一眼旁边的邹伯一,没有把话说得更狠。

邹伯一眼睛却看着替补席正在拉伸的谢忠宇,那天在才时代的门口没有注意,这家伙比上初中的时候可要壮了不少。

林少拍了拍手,示意大家回到教练席,虽然只是训练赛,但毕竟大家都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打过正式的比赛了,林少也不愿意给大家过多的压力,只是给大家说了一些鼓励的话,而大家在热身过后也逐步缓解了刚开始的紧张感,裁判示意首发人员登场,邹伯一跟每一个首发球员击了掌坐在了替补席,林少击完掌坐在了邹伯一的身边。

“我知道最近你的事情比较多,缺席了一些训练,你上场的时候我会让张弛也在场上,毕竟是老队友,会让你舒服一些,但是今天的进攻任务还是交给靳龙涛,你主要做好防守和投进你该进的球。”邹伯一这个让他执教之前还很兴奋的球员,无论是身为他初为班主任管理的班级的学生,还是身为球队的球员,都给他带来了不小的麻烦。可能天才就是这么不让人省心,林少在第一次以班主任兼球队教练的身份单独和邹伯一探讨他日后表现问题后得出的结论。邹伯一也是信誓旦旦发誓以后一定不惹事,好好训练。

“诶!林少,你看,还有记者也来了。”靳龙涛指了指场外从容不迫慢悠悠架机位的摄影师和正在慌忙掏出稿子嘴里还在不停默念的记者,“好像是廊坊电视台的,以前可没见过打训练赛他们派人来报导呀。”

林少也没想到今天还有记者来,早知道穿的更正式一点了,不过这次电视台这么积极的对这场训练赛进行报导,多半也是因为这两个学校的新人吧。

“哟嘿,看见了没,有记者,今天看来得表现表现了。”邱伟掖着自己的球衣,给旁边的侯赞使眼色,侯赞并没有接他的茬,另外一边的李佳航吐槽着自己没有拿到想要的15号球衣只能选择11号,毕竟两个人打过三年的比赛,虽不是一个学校,但也并不陌生。邱伟大手直接拍在了王晶的后背上,目不转睛盯着记者的王晶被拍回了魂儿,“晶酱,听涛子说你是第一次打比赛。你瞅瞅赶上了电视台报导,紧张很正常,不要紧张,放松,把他想象成队内训练就可以了。”

“你在开玩笑,以前参加运动会的时候比这人还多。”王晶虽然嘴硬没有承认,但俊黑的面庞上那微白的嘴唇暴露了他的紧张。

裁判示意双方准备跳球,身穿白蓝的主队兰帆中学和身穿红黄带有绿色侧边条纹的建开中学站在了球场中央。兰帆首发组织后卫32号刘谦、得分后卫11号李佳航、小前锋30号王晶、大前锋5号侯赞以及中锋14号邱伟。建开首发组织后卫1号严浩、得分后卫14号郎毕初、小前锋2号韩一飞、大前锋22号林海以及中锋13号王岩。

“王岩,身高2.01,建开的中锋,也是建开篮球队的队长,去年在全省高中选拔赛最佳防守球员中票数排名第三,而且他还有一手不错的策应能力,只不过终结能力较弱,毕竟他今年也才高二,也有可能练出一手进攻手段。这两年非常强的竞争对手。”田新宇翻着自己的小本本给邹伯一他们介绍着建开中学的王牌球员。

“嘿!四眼呆,以后你进了球队可以多看看各个球队的录像,但凡看过建开中学去年的比赛,你就不会说出王岩那家伙能练出一手终结能力了。”靳龙涛咂咂嘴,毕竟身为去年的对手,他是最有资格说这句话的人,“王岩那家伙出手都不跳,还一手三八式投篮,除了篮下位置吃的很深或者补篮,他基本没有任何得分手段。而且他的最佳防守票数这么高,得益于他们贾教练的防守体系。”说着,靳龙涛又不自觉的咂咂嘴,“也是因为建开的擅长防守的人多而没有进攻点,才会输给石家庄兴凯的。毕竟,去年他们也曾经是最接近扳倒兴凯的一支球队。”

靳龙涛想起去年陈辉受伤以后,他几乎去支持所有有希望可以击败兴凯的队伍,也就只有建开将场均86分的兴凯限制到只得了63分,更是上演了最后两分钟将兴凯限制的一分未得,但自己的进攻也迟迟无法开张,最后以60比63惜败兴凯。

“你不是很擅长记数据嘛,你给他们说说去年建开的得分王是谁,场均多少分。”

田新宇作为确实没有看过他们的比赛录像,但是在数据方面,他可是“最了解”球员的人,“去年建开队内得分王是今年已经毕业放弃参加选秀而去上大学的杨乐,场均18.2分,其次是他们另一个毕业的控球后卫王旦,场均14.3,现役得分最多的只有得分后卫郎毕初,场均9.6分。”

“郎毕初是一个标准的3D型得分后卫,而且是D大于3的那种,去年三分命中率可能只有20%出头吧,今年没了杨乐,建开的得分更难了。”可能是已经有很长时间没有抽烟了,光咂咂嘴已经解不了心头之痒,靳龙涛拿出了比赛前去超市买的口香糖,还没等问,剩下的就被其他人一抢而空了。

“好久没打球是有点紧张啊。果然嚼嚼口香糖有助于减压。”邹伯一毫不客气的拿了两片,按他的说法是可以嚼的持久。“虽然吃了你的口香糖,但是我还是要反驳你,今年如果有严浩,建开的得分问题可能就会解决了。”

“我又不是没和你们在初中的时候打过比赛,严浩的进攻能力虽然不错,但是还到不了解决建开少了两个进攻点这个问题的地步吧。”靳龙涛吧唧着嘴,口香糖促使分泌的口水也在话语间向外喷射着,“要是我的话,我觉得应该还是可以解决解决他们的进攻问题的。可惜可惜,我没有去他们学校。”

替补席上包括林少在内都给了靳龙涛一个白眼。而地板的正中央,双方跳球人员踩在兰帆的大logo上,其他人也各自站好了位置,准备开球。

裁判示意王岩收回踩在中线的脚,王岩嘿嘿一乐说着人家比我高那么多,我伸出去点也没啥优势。

果不其然还是邱伟跳到了球,兰帆的球权。

刘谦运球过半场,竖起食指,邱伟马上意会前去挡拆,那庞大的身躯挡在严浩面前,严浩完全不能挤过,王岩快速补防,无奈论速度他还是不能快过这个矮了近20公分的组织后卫,侧翼的林海快速落位展开双臂只为减缓刘谦的突破速度,但刘谦在他补位展开双臂的一瞬间,便从他的腋下将球传给已在底角埋伏的侯赞,侯赞三分手起刀落,篮球也是应声入网。

“你要看的人是我,是我,怎么防我的人都这么不专注。”侯赞摇着头边回防边对着林海喊着,“我今天手感可是不错。”

“没事儿,好补防,不过下一球如果还这么打你不用来补防了,好久不打都忘了他们是一支不会超过8秒进攻的球队了。”

王岩反手拍了拍林海的胸口,跑去前场落位准备进攻,而林海点了点头后也不忘回复自己的老对手,“好,知道你手感这么好,那我可就只盯着你一人防了。”

严浩接过韩一飞的发球,不紧不慢的运过半场,刘谦站在三分弧顶,刘谦是见识过严浩的比赛的,尤其是在初中联赛决赛邹伯一受伤下场后,严浩犹如被解除了封印,攻防两端犹如开挂一般,带领球队打出一波10-0,让本身就落后的良左无力还击。

没有像想象中的叫来挡拆,严浩将球高调给罚球线附近的王岩。自己则去右侧侧翼给从底角跑来韩一飞进行挡拆,在邹伯一的介绍中大家知道,韩一飞在才时代就是一个标准的无球跑动射手,虽然防守脚步缓慢,但他无论是在接球后的三分还是两分,那种精准度都让他稳稳的坐在首发之位。

王晶并不费力的挤过挡拆,与此同时趁刘谦在思考要不要帮王晶去协防的时候,严浩一个加速将刘谦甩开半个身位,而王岩也同时出球将球高高抛起,随后严浩完成了一个双手灌篮。

全场沸腾!!!如此爆发力的扣篮,严浩没有一丝拖拉,干净利索,甚至都没有挂框直接落地。虽然是客场,但没有人不会去惊叹这个空接。

“没想到还真让你第一个球就来了个这个啊。”这球严浩早就跟王岩商量过,但没有想到第一球就可以完成。

“张弛张弛,你看到了没,严浩那小子竟然可以扣篮了!”邹伯一疯狂拍着张弛,张弛不断地点着头。

“其实暑假的时候跟他打野球的时候,我就已经知道他能扣篮了。”邹伯一听着张弛说得,一脸你们去打球竟然不叫我的表情。

严浩示意大家快速回防,在往回跑的过程中,还不忘看向替补席的邹伯一。邪魅的一笑,露出了只有一边的虎牙。

“那小子在跟我炫耀,看到没看到没!!”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