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明埃森市工业化对城市化的带动作用「城市案例埃森的绿色转型从工业城市到欧洲绿色之都」

德国埃森(Essen)修复后的德意志关税同盟煤矿(Zollverein),是联合国科教文组织认定的世界遗产,也是文化胜地,它也是埃森从一座工业城市转型的例证。 (Lukassek/Shutterstock.com)

走在贯穿克虏伯公园(Krupp Park)的茂密绿荫,行人如织的林道上,你很难想到这块埃森的绿肺曾经是一块工业废弃地。

只不过在十年之前,埃森才将这座闲置的克虏伯炼钢厂改造成一座极受欢迎的自然公园。这里有运动场、林地、还有一座湖泊,湖水由旁边蒂森克虏伯(Thyssen Krupp)总部的屋顶收集的雨水补充。

克虏伯公园只是埃森从煤钢城市转型成一座环保城市的一个象征。这场转型,也是欧盟委员会将埃森评为2017年“欧洲绿色之都”的理由之一。这项殊荣第一次授予曾有矿业和工业背景的城市,这为那些经受着去工业化影响的城市提供了榜样。

当然,埃森还有其他值得借鉴的地方:这座城市大力推动可持续出行,普及自行车和公共交通出行。市民们自下而上发起的各种活动铸造了环保活动和消除贫困之间的新联系。这座有57.4万人口的城市还同邻近城市的政府积极合作,一道促进它们所在的大鲁尔地区完成经济和环境上的转型。

埃森市长托马斯·库芬(Thomas Kufen)说:“埃森证明了我们能够把前瞻性的主题、活动和发展趋势引入这个地区。埃森再一次成为德国和外国游客的选择地。我们终于显示出我们这个地区有着多么巨大的潜力。”

从灰色到绿色

从前的工业废弃地变成了克虏伯公园。(Simone d’Antonio)

作为一座过去长期以矿业和重工业为主的城市,埃森一直是各种可持续发展创新的实验田。在20世纪早期,世界上绝大多数的工业城镇都是既逼仄又肮脏的时候,城市规划师罗伯特·施密特(Robert Schmidt)已经在埃森的中心规划了莫尔特克区(Moltkeviertel),一座埃森城市中心的花园城。这个区域有着值得夸耀的宽阔道路,丰富的公园和各种休闲设施。它们成为了一个重要社区的绿色骨干,至今这片花园城依然是很受欢迎的住宅区。

随着时间推移,以及有着低成本优势的外国行业竞争,埃森的煤钢工业逐渐衰落。1986年埃森关闭了城市最后一座煤矿。埃森开始将城市经济转型为服务业、贸易业和高等教育产业。同时,埃森采取各种步骤来保存自己的工业历史,同时从这段历史起跳,迈向新的时代。

最著名的例子是德意志关税同盟煤矿和焦化厂。这座坚固的建筑已经改造成了反映鲁尔地区工业遗产、艺术、历史和设计的博物馆区。这些博物馆以及周围的餐馆、演艺空间和工艺作坊每年能带来150万游客。这座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世界遗产是埃森重塑文化城市的战略的一个关键部分。

“从灰色到绿色”,是埃森和鲁尔地区领导的长期规划所遵循的方针。清理埃姆歇河(Emscher River)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从1990年开始,这个为期30年的埃姆歇河复苏项目正在改变这条鲁尔地区的工业水道和污水池。

工程学提供了部分清理方案。长达50公里的地下水道正在建设之中,建成后的下水道将把废水输送往污水处理厂,而不是直接排放入埃姆歇河。这个耗资45亿欧元的项目由北莱茵-威斯特伐利亚州(North Rhine-Westphalia)政府发起,资金大部分由欧盟资助,由一个“埃姆歇合作社(Emschergenossenschaft)”的公共委员会运作。预计这个项目将在2020年完成。

埃森环境与建筑部门的副市长西蒙尼·拉斯科布(Simone Raskob)认为:“重塑埃姆歇河是政府正在实施的最有象征意义的项目之一。埃姆歇河用一种独特的方式反映了鲁尔地区的历史。”

煤钢工业主宰了埃森一个多世纪。(Wikimedia Commons)

围绕着埃姆歇河还有许多较小规模的干预项目。从1983年起,埃森的地面铺装从制造径流的铺装改换成可渗透雨水的铺装,这样埃森的土地所有者就减少了需缴纳的废水排放费用。从2007年起,又有一个称为“新水道”(New Ways to Water)的雄心勃勃的项目增加了吸水的新型绿色空间以及蓄水湖。

经过上述的这些努力,埃姆歇河和它的支流与连通的湖泊正在恢复生机。2015年,人们发现了在埃姆歇河游泳的第一条鳟鱼。从明年夏季开始,附近的巴尔德内湖(Baldeney Lake)将允许游泳,这显然得益于周围水域的水质改善。

推行自行车的使用

埃森市制定了长远的目标,促进自行车和公共交通的使用。(Simone d’Antonio)

新水道项目也是绿色出行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市政府构建了一个兼有东西向和南北向的宽广的自行车出行网络。另一个项目,鲁尔快速单车道(Radschnellweg)是一个延伸达100公里的地区自行车道,预期在2020年竣工。

最初5公里的自行车道建在废弃的铁轨上,这是贯穿埃森城市中心的可持续交通系统的骨干。这个交通系统的目标是变革埃森居民以及沿线10座城市居民的通勤习惯。

与上述新路线配合,埃森和鲁尔区的其他城市政府建设了德国最大的单车共享系统(metropolradruhr)。整个系统包括了10座城市的3000辆单车,仅埃森就有52个自行车租赁站点。

目前,只有6%的埃森出行使用单车。埃森的目标是在2020年提高到11%,在2035年达到35%。拉斯科布承认这些目标有挑战性。但他认为埃森已经在逐步落实吸引通勤者的交通基建。人们需要将骑自行车上班作为日常通勤方式,而不是周末的休闲活动。“如果我们要达到这些目标,需要人们调整出行的心理。”拉斯科布称。

拉斯科布希望正在进行的城市公共交通系统的改善,会促使更多的驾车人放弃他们的汽车。埃森正在引进一个夜班公交网络,在红绿灯前让公交优先以加快公交的车速,还重新设计了公交和火车站点。老人和残障者的出行也是优先考虑的问题。新的公交车站经过无障碍设施的重新设计,让老人和儿童更便利地使用。

自下而上的活动

并非埃森所有的绿色成就都来自市政府的投资,一些成就直接来自当地的居民。

2014年6月埃森发生了一场摧毁性的风暴灾难。风暴吹倒了2万棵树木,毁去了埃森15%的城市森林。风暴过去后的数日,一群素不相识的居民在脸书上建立了“Essen Pakt An”小组,通过那个平台志愿者可以分享哪里需要帮助来清理残骸和援助邻居的信息。

那场突发事件过去后,这个小组依然在活动。调动起来的小组成员修复了被风暴损坏的400个运动场,重新种植了城市受损最严重地区的树木。他们还帮助城市的无家可归者:志愿者每周两次分发他们食物,培训无家可归者担任每日数小时的公园保安,作为交换给他们提供免费的庇护所。

“欧洲绿色之都”的殊荣给予了埃森营销城市形象和教育居民可持续发展的工具。 (Simone d’Antonio)

“绿色应当成为人们长期思考的问题。”马库斯·帕永克(Markus Pajonk),Essen Packt AN的主要协调员说,“我们在社交媒体所做的是要说明:既然我们是邻居,就应该为了城市环境而一起合作。”

环保运动也在Altenessen等埃森的郊区社群兴起,那里是许多来自黎巴嫩和土耳其的居民的家园。埃森有着每年一度全城范围的清理公园和公共空间垃圾的志愿者活动,去年的活动中,Altenessen贡献了最多的志愿者。

城市官员注意到了这点。他们正致力于在类似Altenessen的社区建设新的公园和社区花园。他们认为更多的绿色空间将成为吸引移民和其他来埃森的新居民的一个重要部分。拉斯科布说:“优质的绿色空间有利于社会的融合,因为绿色空间给予了人们会面的场所。”

(本文编译自citiscope)

rhine 自行车 怎么样

这个厂商主要是做折叠车的.感觉还行,市场反映挺好的

RHINE是什么牌子的手表

是莱茵牌的表。

莱茵手表作风简约,风格富有变化并充满性感。

低调而极具个性,显现出设计师独特的艺术品位。

作为简约主义与个性体现的莱茵手表深受追逐青春活力、摩登时尚的消费者喜爱。

扩展资料:

2003年,经过钟表世家几年无数次研究试验后,首款米色陶瓷表——莱茵陶瓷腕表诞生了。

这款以高科技精密陶瓷为主要材料的莱茵表,打破颜色非黑即白,款式陈旧老成的陶瓷腕表传统,在一年一度钟表展上刚一亮相,就被全球表迷誉为美丽艺术的化身。

由完美的圆弧轮廓构成的轻巧精密陶瓷表,玉圆润透,颜色鲜活靓丽,与人的肌肤融为一体,气质顿生,展现出非凡的天作之合。

米色高科技精密陶瓷大获成功之后,莱茵科技团队先后推出粉色,咖啡色,蓝色,浅灰色,这些颜色与黑白组成生动多姿的腕表彩陶世界,如今被世界众多知名腕表品牌采用,风靡全球。

近几年莱茵表业加强自有品牌建设,依靠顶级团队技术与世界级加工厂的背景,自2010年后,百分之九十的表款都采用陶瓷材质,高科技陶瓷俨然成为莱茵表的代名词。

未来,莱茵团队将深度挖掘陶瓷特质,凝炼经典,奉献更多彩的陶瓷表,在世界时尚腕表市场上占一席之地。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